信息正文 網站首頁 / 信息正文
【六州普法】“青春損失費,空床費,分手費”有效嗎?最高院、省高院給了明確意見
  發表日期:2017/7/5 瀏覽次數:3388次    分享到:
 

現實生活中可能會存在男女雙方同居、戀愛結束或者離婚分手時約定給付對方“感情債”的情形,給付的形式多種多樣,可能是現金、協議或欠條,因此發生的糾紛也日益增多,那么,這種“感情債”能得到法律的支持嗎?今天,小編就說說常見的“青春損失費”、“分手費”、“空床費”。





“分手費”有效嗎?

沒有結婚卻一同居住生活,分手后打個“分手費”條子,事后又不認,于是引發官司?!胺質址選蔽侍庖恢筆撬痙ǖ敝械囊桓鋈鵲鬮侍?,是否支持,多年來存在不同認識。


分手費給付主要包括以下幾種情況:


1、離婚時,約定一方向另一方給付分手費,法律能支持嗎?


案例:張蘭與劉江結婚八年,現協商離婚。雙方共同財產不足20萬元,但離婚協議中約定劉江一次性給付張蘭離婚“分手費”50萬元。雙方辦理離婚手續后,劉江以“分手費過高”為由,拒絕給付分手費。


那么問題來了:劉江的理由是否能夠成立,張蘭是否能通過訴訟要回分手費?


根據《婚姻法》的規定,夫妻離婚時,應對共同財產的分割及子女的撫養達成一致意見。離婚時約定的“分手費”,實質是對男女雙方在離婚時一方給付另一方的財產或精神損失而給的補償。根據目前的司法實踐,離婚時的財產分割,不適用民法和合同法規定的“公平、等價有償”原則。因此,本案中,即使劉江承諾給付張蘭的錢款大大高于雙方的共同財產價值,也是其真實意思表示,該協議不屬合同法中的“贈與”關系,不屬于實踐性的合同條款,應該履行。因此,張蘭有權利要求劉江繼續支付。


2、有配偶者與他人同居,終止分居時,約定的分手費,法律能支持嗎?

2016年,四川省高院出臺并向全省法院下發《關于審理民間借貸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四川省高院的意見明確,違背社會公序良俗是指法律行為的內容及目的違反了社會的公共秩序或善良風俗,存在因非婚同居、不正當兩性關系等產生的“青春損失費”“分手費”“精神損失費”等有損公序良俗行為所形成的債務等情形的,應認定為違背社會公序良俗,當事人因此簽訂的民間借貸合同應認定為無效。


“青春損失費”有效嗎?

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專職委員杜萬華大法官指出:①


在民間借貸糾紛中,當事人僅憑欠條起訴要求對方歸還借款的,需要對欠條形成的事實基礎予以審查并作區分處理。


欠條與借條不是一回事,關于欠條能否作為認定借貸關系成立的依據的問題,在審判實踐中情況比較復雜,概括起來大致包括以下四種情況:

……

第四種情況是基于其他非法關系產生的非法債務而形成的欠條。例如,賭博所欠的賭債,輸錢后不能馬上交付的情況下可能會出具一張欠條。又如,某人“包二奶”,通過出具欠條的方式,向對方承諾會補償其青春損失費。顯然,這些所謂的欠條都是不受法律?;さ?。


例如,某老板與某年輕女子是不正當男女關系,女方迫使男方在分手時出具高額欠條,稱之為對其青春損失的賠償費。類似的此種債務違背社會主義道德,當事人企圖通過欠條的形式使其合法化。此外,在因拐賣人口等非法交易所形成的非法債權債務關系中,都可能出現以欠條的形式掩蓋其非法目的的情況。


編者注:雖然“青春損失費”不受法律?;?,但是如果另一方自愿支付這筆費用,且不損害其他人的利益,則無論這筆自愿支付的費用是稱為“青春損失費”還是“分手補償費”法律都不禁止。而且如果自愿支付方已經支付了,也不能以“青春損失費”不受法律?;の梢蠼郵芊椒禱?。然而,在屬于“有配偶者與他人同居”的情形下,“青春補償費”即使已經支付了,如果是用夫妻共同財產支付的,那么支付方的配偶是有權起訴請求“第三者”予以返還的。


《婚姻法》司法解釋(三)第二條規定,有配偶者與他人同居,為解除同居關系約定了財產性補償,一方要求支付該補償或支付補償后反悔主張返還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合法婚姻當事人以侵犯夫妻共同財產權為由起訴主張返還的,人民法院應當受理并根據具體情況作出處理。


“空床費”有效嗎?②

一、簡要案情


王某某與尹某1990年1月登記結婚(雙方均系再婚),1993年生育一子。2000年7月因尹某經常以工作忙為由不回家居住,王某某對尹某在外的交往產生懷疑。雙方約定如尹某晚上十二時至凌晨七時不回家居住,每一小時支付“空床費”100元。事后由于尹某不回家居住,雙方經常發生糾紛,尹某共計向王某出具了欠其“空床費”4000元的欠條。


2004年2月15日王某某被尹某打傷后到重慶建設醫院治療,診斷為:輕型顱腦損傷,頭皮血腫,左中指皮膚裂傷,右胸軟組織挫傷,鼻骨骨折。住院9天,用去醫療費1140.30元。


王某遂起訴要求離婚,請求法院將夫妻共同財產全部判決歸其所有,并要求尹某支付醫療費、誤工費3630元,婚姻過失賠償費5萬元及精神損失費2萬元,“空床費”4000元。尹某對此不予認可,認為王某某受傷并非其打傷,而是王某某自傷自殘造成的,但未提供證據予以證實。雙方各持己見,協商未果。


二、法院裁判情況


一審法院經審理認為,王某某與尹某夫妻感情已經破裂,應準予離婚。

王某某認為尹某對其實施家庭暴力并且有第三者,要求尹某賠償,因王某某提供的證據不能證實尹某有第三者,而王某某提供的病歷、處方證實其被尹某打傷屬實,可以認定尹某對王某某實施了家庭暴力。


由于雙方未離婚之前,其收入支出均視為共同的,尹某有過錯,可在處理財產時對王某某適當照顧。


王某某提出的“空床費”4000元屬精神賠償范疇,因尹某對王某某實施家庭暴力,該費用可作為精神賠償撫慰金予以主張。


共同存款有西南證券公司的股金21000元和單位股金15000元,雙方對共同財產及共同存款的分割均享有權利。尹某雖有過錯,但要撫養子女,可適當少分。


故判決如下:


1、準許王某某與尹某離婚;


2、婚生子由尹某撫養,王某某從2004年9月起每月給付子女撫養費100元;


3、位于謝家灣民主三村41棟4-2-1號房屋一套歸尹某所有,尹某給付王某某房屋折價款5萬元。位于謝家灣民主五村13棟7號房屋一套由王某某承租使用;


4、證券公司的存款21000元,王某某分得11000元,尹某分得10000元。單位股金15000元,雙方各得一半;


5、家庭其它財產,尹某分的長虹21寸彩電1臺、佳迪窗式空調1臺、小鴨圣吉奧洗衣機1臺、五開門衣柜1個、雙人床1章、書柜1個、桌子2張、板凳4個、容聲電冰箱1臺。王某某分得長虹柜式空調1臺、長虹34寸彩電1臺、木沙發1套、電視柜1套、單人床1章、桌子1章、凳子4個、梳妝柜1個。個人的衣物歸個人所有;


6、共同債務2000元,由雙方各承擔1000元;


7、尹某給付王某某精神損害撫慰金4000元;


8、駁回王某某的其它訴訟請求。


王某某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稱:原審認定夫妻共同財產中有在證券公司的存款21000元不屬實,該款早已被取出用于家庭共同生活;由于夫妻感情破裂是尹某造成的,請求判決將夫妻共同財產全部歸本人所有;請求判決尹某賠償醫療費、誤工費3650元、婚姻過失賠償費5萬元、精神損失費2萬元、“空床費”4000元。


二審法院經審理認為,王某某與尹某雖系自主婚姻,但由于婚后尹某缺乏家庭觀念,從2003年7月后經常不回家居住,且多次打傷王某某,導致夫妻感情徹底破裂。現王某某要求離婚,依法應予準許。


王某某提出的“空床費”4000元,由于該筆費用是指王某某與尹某約定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一方不盡陪伴義務,另一方給予的補償費用,名為“空床費”,實為補償費,該約定系雙方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且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禁止性規定,應屬有效約定,依法應予支持。


王某某提出婚姻過失賠償及醫療賠償問題,由于尹某將王某某打傷屬實,尹某稱王某某受傷系自傷自殘,但無相應證據加以證實,故應認定尹某對王某某實施家庭暴力,王某某要求尹某賠償醫療費及精神損失符合法律規定,應予支持。王某某稱在證券公司的存款21000元已全部用完,但未提供證據證實此筆費用用于雙方的共同生活,因此該項請求不能成立。


至于共同財產的分割問題,鑒于婚生子由尹某撫養,且原審判決對共同財產的處理并無不當,該項判決應予維持。


故判決如下:1、維持一審判決第1、2、3、4、5、6、8項;2、變更一審判決第7項為:尹某給付王某某精神損失費2000元;3、尹某給付王某某補償費4000元;4、尹某賠償王某某醫療費1140.30元。


三、主要觀點及理由


王某某訴尹某離婚案爭議最大的問題是:王某某主張的4000元“空床費”是否應得到法院的支持。


一種觀點認為,一審法院將“空床費”納入精神損失補償的范疇,直截了當的說就是認定該協議無效,這種判決顯得穩妥。而終審判決承認“空床費”協議有效,相當于彰顯了民法中“意思自治”的原則,強調了民法中“法無限制即為合法”的準則。


還有一種觀點認為,從判決結果來看,法院似乎?;ち送跖康娜ㄒ?,但就“空床費”協議本身而言,法院是不能認定該協議有效的。因為法院這樣的終審判決,實際上等于承認了夫妻雙方于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可以通過約定金錢補償的方式,不履行其必須履行的法定義務,從而使其中一方的法定權利落空。從法理上來說,夫妻之間應當有互相忠實的義務,而配偶權又是夫妻婚姻關系的最直接體現。作為夫妻共同生活的一部分,丈夫陪伴妻子應當是其法定義務。對于法定義務來說,顯然是不能轉移和轉讓的。試想,如果王女士不要求離婚,而是提出“陪睡”要求,丈夫以“空床費”協議來回應,難道法院就會判決王女士拿錢卻應該守“空床”嗎?


另有觀點認為,婚姻關系不是合同關系,夫妻之間相互忠實等義務不能合同化,否則會出現婚姻商品化的趨勢,不利于婚姻家庭關系的健康發展。


承辦人認為,本案在社會上引起極大爭論是很正常的。在經濟發展日新月異、各種觀念相互碰撞的情況下,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本無可厚非。但作為審判機關的法院來講,對于起訴到法院的這類糾紛不能以法律無明文規定為由拒絕裁判,總要權衡利弊拿出解決的辦法,宗旨還是要公平合理、盡量?;と跏迫禾宓睦?。


本案中雙方當事人約定的所謂“空床費”,實為精神損害撫慰金性質的費用。這種“空床費”協議的實質就是在丈夫無正當理由不能在約定的時間內陪伴妻子的情況下,情愿以支付一定數額的金錢的方式對妻子進行補償。這種協議內容系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禁止性規定,無礙善良風俗,理應在法律層面上得到?;?。另外,這種協議也符合現行《婚姻法》所倡導的夫妻相互忠實的精神,與《婚姻法》第四十六條規定的離婚損害賠償制度的宗旨也相吻合。


人民法院在審理此類糾紛時,首先應當審查雙方當事人在簽訂協議時有無欺詐、脅迫的情形,如果完全出于雙方自愿,協議內容又無違法之處,應當認定為有效協議。有人擔心支持這類“空床費”的協議,是否會誤導人們認為支付了“空床費”就可以不履行夫妻相關義務。我認為認定“空床費”協議有效并不意味著支付了所謂“空床費”就可以不履行夫妻的相關義務。當初雙方之所以簽訂這樣的協議,妻子一方的本意還是希望能用經濟制裁的辦法盡量把丈夫留在自己身邊,而作為丈夫的尹某所以會簽訂“空床費”的協議,恐怕也是出于想保住婚姻的考慮,不得不為自己夜不歸宿的行為付出些經濟上的代價。


至于有人認為,丈夫陪伴妻子是法定的義務,不知這個結論源自何處?何謂“法定的義務”?似乎應該理解為法律明文規定的義務。但悉數現行《婚姻法》的所有條款,只是在十六條規定了“夫妻雙方都有實行計劃生育的義務”,第二十條規定了“夫妻有互相扶養的義務”,從哪里可以推出夫妻有互相陪伴的義務抑或夫妻有同居的義務呢?婚姻家庭問題涉及到復雜的感情因素及當事人的隱私范疇,有些問題涉及到道德領域,有些問題或許與傳統的習俗有關,法律不可能調整婚姻家庭中所有的問題,而只能確定婚姻家庭關系的基本準則。因而也沒有理由禁止夫妻雙方以協議的方式調整雙方在家庭生活中的各種具體關系。當然,協議的內容以不違反法律、無礙公序良俗為限。


如果本案中王女士向丈夫提出“陪睡”要求,能否實現這一要求取決于丈夫的態度,法律沒有權利強迫做丈夫的陪妻子睡覺,就像沒有權利強迫妻子陪丈夫睡覺的道理一樣。如果妻子對丈夫拒絕自己“陪睡”的要求無法容忍,其從法律上的救濟途徑來說,只能是請求解除婚姻關系。無論如何,不能從本案對所謂的“空床費”協議效力的認定中得出推論,認為可以通過法院判決來解決夫妻生活等涉及人身權利和個人隱私的問題。


如果夫妻雙方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自愿訂立涉及財產問題的協議,一方在不解除婚姻的情況下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按照該協議的約定判決對方支付相關費用,法院支持其主張的前提是夫妻雙方約定實行分別財產制。在目前我國絕大多數夫妻實行法定共同財產制的情形下,就財產的歸屬而言,夫妻屬于一體,只有婚姻關系解除時,由于共有基礎的喪失才發生財產分割問題。如果法院在夫妻不離婚的前提下支持一方請求按照協議支付相關費用的主張,就相當于某人將自己左邊口袋的錢放入右邊口袋,在法律上并沒有實際意義。故在不解除婚姻關系的前提下一方要求按照協議的約定判決對方支付補償款的主張,法院不予支持。


另外,離婚時一方主張按照協議支付相關費用,是在分割夫妻共同財產后另行支付的,如果分得的夫妻共同財產數額尚不足以支付該筆費用,義務人還需用自己的個人財產進行支付。


四、最高法院民一庭傾向性意見


夫妻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簽訂的涉及財產問題的協議,經審查不存在欺詐、脅迫的情形,系雙方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禁止性規定,應當認定為有效。離婚時一方主張按照協議履行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在不解除婚姻關系同時也沒有實行分別財產制的情形下,對該主張不予支持。



轉 載:法律講堂


部分圖文來源于互聯網,版權屬原作者所有;如涉及到版權問題,請及時和我們聯系,核實后作刪除處理.


上一篇:【六州普法】房屋買賣的過程中,遇到賣家或買家反悔的情況怎樣處理?
下一篇:【金六州普法】“青春損失費,空床費,分手費”有效嗎?最高院、省高院給了明確意見
版權所有:安徽金六州律師事務所   電話:0564-3632895,3632815,傳真:0564-3632815
地址:安徽·六安市龍河路梅山路振興*金融大廈11層 技術支持:金蜘蛛網絡    福彩3d走势图带连线·彩票2元网    登陸后臺